但方式有待商榷
2020-06-15 09:2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05年,他在争执中用平锯伤到了执法的民警,因妨害公务罪被判刑一年;

开庭前两天,林家经常挤满了人。同村的村民中,很多人在多年前按照政府提供的价格交出了土地,回忆起来时会弱弱地叹口气说“差不多得了”或“也只能这样”,此刻的他们看待林的眼光,有种充满矛盾的敬佩和艳羡;除此之外,还有几位来自阔口、棠坡、顶墩、樟塘等村的村民,他们各个身背征地纠纷的案子,多年来上访、申诉,大都成了土地问题的“法律专家”—包括此次为林培章代理诉讼、此前也代理过当地众多案件的“维权人士”黄维德,原本也只是这样一个久病成医的失地农民。

自从十年前政府的征地拆迁工程涉足自己的田地时,林培章就始终处于反抗斗争的状态当中。这个退伍军人曾在2005年除夕给村干部写了一封“声明”,里面说道:“……现在我只能用一分为二的方式去救我家6口人的生活出路。一(上策),我已向市级部门汇报情况,望领导同志给我家安排出路。二(下策),以我的人权及生命,用当年军人的精神姿态向非法侵犯我的责任人讨回公道……坚持到底,胜利一定属于我家老少。”

九年前林培章写给村里的声明中,“上策”没有见诸成效,而采取“下策”则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消息在坂头村传开,村民们纷纷跑去看望这个刑满释放的罪犯,不少人还给林家丢下了三五百元的“赞助”。多年未见面,村民们无不怜惜地发现—培章瘦削得多了,也老了,上移的发际线里藏着几处伤疤,左耳听力受损。但是,当他摘下花镜和对方谈话时,人们仍能从他圆睁的双眼里看到他那股刚硬和执拗。这是令全村人望而不及的。

10月17日,58岁的林培章离开福建仓山监狱,回到了莆田市城厢区坂头村。此时距离他因爆炸罪和非法持有弹药罪被投入狱,已过去了六年半时光。他从监狱带回来了几样物品:一件涂写着各种抗议口号的保暖内衣、八张写满日记后塞进肛门偷带出来的小纸条,还有一摞向最高人民法院寄送申诉状的挂号信发票。六年半时间,林培章在监狱里写了足有二十多封申诉状,试图撤销2008年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他的定罪量刑。他绝食、抗议,被视为整个监狱的“抗改(造)”人员、问题分子。

林培章至今依然在“坚持”。出狱不到两个月时间,他状告莆田市、城厢区和霞林街道三级政府在征地拆迁过程中行政违法,莆田市中院先拒后允(福建省高院接到林培章的上诉,裁定莆田中院受理),决定在12月10日开庭审理该案。再登公堂,林培章的身份从被告变成了原告。

2008年,他面对强行挖掘母亲坟墓的施工人员,将手中的军用手榴弹投掷到了人群中。前后两枚。

“如果他一开始懂得走法律途径,就不必有这些遭遇了。”黄维德说。“他(林培章)的精神可嘉,但方式有待商榷。”另一位来自荔城区阔口村的村民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8c7.cn辽宁省抚顺市氛股农业有限公司 - www.p8c7.cn版权所有